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

2018-07-08 05:59

昨日,本报报道了身份证在“黑市”交易,身份证被人买去能带来哪些危害?记者暗访发现,后果还是挺可怕的,可以顺利进网吧上网,到酒店开房,甚至有可能被犯罪分子拿去实施诈骗。

8月1日下午,记者把从环卫工人那里收来的6张身份证,交给了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分局黔灵东路派出所的陈警官。

“我出门太急,忘记带身份证了,能不能开台机子玩哈。”记者问。

贵阳某银行工作人员也向记者透露,尽管现在对卡和放贷有严格规定和程序,不但人证到场,而且还要照相对比,但也不排除工作人员偶尔会出现疏忽大意的时候,给了不法人员有机可乘。

沈林(化名),是贵阳某银行信用卡业务员。她说,每个月银行对每名业务员在信用卡的办理上,都规定有任务,如果完不成就会被扣钱。在这种情况下,大家都拼了命地要完成任务,在对比身份证和本人上面确实会存在漏洞,甚至有时连身份证原件不看,只要申请人填一张表和提供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就行了。

2015年11月1日正式施行的刑法修正案(九),首次明确了买卖居民身份证的行为构成犯罪。

随后,记者又对2家酒家和3家旅馆进行暗访,发现开房的前提必须提供身份证,但他们并不太在意所持身份证是否为本人。

2016年2月14日,温州小俞与男友前往婚姻登记处时,却被告知自己已婚并生了孩子。经过调查,温州永嘉民政局查出,有人拿小俞的身份证和户口本来登记过。

8月1日下午3点,记者来到贵阳市云岩区延安东路117号的7天酒店,前台女接待员热情地向记者推介大床房。记者顺手拿出一张从环卫工人那里收来的身份证递给女接待,女接待员刷过身份证后说:“先生,你是我们的普通会员,住大床房只需要198元。”并快速为记者开好房让交钱。

莫名成为“网上通缉犯”。2014年12月,在江苏上学的温州学子小卢莫名成了“网上通缉犯”,原因也在于丢失的身份证遭不法分子冒用。

公开的数字显示,我国每年丢失、被盗的二代身份证可达数百万张。据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安民警介绍,今年1月份以来,贵州省丢失补办身份证的人数就高达70多万。

另外,记者调查发现,由于网吧在核对身份证是否是本人的过程中把关不严,导致部分未成年人通过持成年人身份证的方式进网吧上网,部分未成年人甚至在网上等平台发消息收购成年人身份证。

整个过程,女接待均没有认真核对记者提供的身份证与本人是否一致。

按照规定,不管是酒店还是旅馆,客人必须提供本人有效身份证件登记,才能办理入住手续。但现实真是这样吗?

而来自公安部门的数据显示,今年1月份以来,贵州省丢失补办身份证的人数就高达70多万。

在某酒店前台,记者称忘记携带身份证,使用他人身份证登记能否入住,工作人员回答说不可以入住。

“我们经常会收到市民捡到的身份证。”陈警官说,这6张身份证真实有效,他们会通知身份证本人前来认领。

用他人的身份证,能进网吧上网吗?7月28日凌晨1点,记者来到位于贵阳火车站附近的众海网咖进行暗访。

2014年9月,湖南的一位小伙因丢失身份证,被不法分子冒用办理了18张银行信用卡,并且全部被透支,警察、律师接连找上门,说他涉嫌银行卡诈骗。

一位网吧老板向记者透露,网吧实行实名制后,未成年人和忘记带身份证的人员无法进入网吧,为让这群人能够顺利进入网吧消费,他们便想到用别人的身份证替顾客刷机,“起初,我们都是用网吧内工作人员的身份证帮忙刷,但一张身份证只能为一人刷卡上机,往往不够。后来,听说环卫工清理垃圾时,经常捡到身份证,为了满足这种需求,就向他们大量收购。”

但是记者注意到,女接待身后挂有一块“三问三核四严禁”的牌子,要求前台接待人员生让客人出示本人有效身份证件登记,并询问是否旅客本人入住,或者有否其他一同入住人员。同时,要核对身份证件头像、性别、年龄是否与旅客一致。另外,严禁无登记有效身份证件、持他人身份证件、本人登记后由他人入住以及一人登记后多人入住。

“如果你有,80块钱一张,有多少要多少。”这名网吧老板说,如果年龄在25至35岁的身份证,可以出到100元一张,因为用这个年龄段的身份证帮别人刷机上网,不容易被监管部门察觉网吧弄虚作假。

2015年11月27日,安徽商报报,合肥市民刘女士的身份证被他人冒用,办理了一张某银行的信用卡,欠了10多万元。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》对身份证的登记事项、申领和使用做了明确界定,同时规定了对使用虚假证明材料骗领居民身份证的;出租、出借、转让居民身份证的;非法扣押他人居民身份证的,由公安机关给予警告,并处二百元以下罚款,有违法所得的,没收违法所得。对冒用他人居民身份证或者使用骗领的居民身份证的;购买、出售、使用伪造、变造的居民身份证的,由公安机关处二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,或者处十日以下拘留,有违法所得的,没收违法所得。伪造、变造的居民身份证和骗领的居民身份证,由公安机关予以收缴。

沈林说,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银行审核再大意点,加上很多人长得很相似,肉眼很难辨认得出来,完全有可能冒用他人身份证把信用卡申请下来。

前一段时间,央视有报道称,2013年8月,一位贵阳的女孩因为两年前不小心遗失了自己的身份证,等来的却是一张法院的起诉书。经当地银行和派出所的查询发现,她的名下有多张在四川绵阳办理的银行卡,并且张张都涉嫌银行卡诈骗。

“不是本人身份证,能不能上网?”记者问。工作人员回答说:“只要有身份证,能刷就行。”

随后,记者用从环卫工那里收来的其中一张身份证,来到望城路金角网吧,工作人员看都不看一眼,就将证件往扫描机上刷。“可以了,进去上吧。”工作人收了10元钱后,就让记者进网吧。

“可以,我用其他身份证帮你开。”吧台女工作人员说,并用记者的手机在电脑上照了一张照片,说:“输入上面的身份证号和密码,就可以登录上机了。”录上机后,记者发现身份证名叫黄丹。

这位民警称,购买他人真身份证的人,十有八九从事非法勾当。尤其近几年金融诈骗比较猖獗,诈骗者用他人身份证开立银行账户,以方便骗取对方转账,自己却能不在银行留下把柄。任何想做非法勾当又担心留下个人真实信息的人,都会选择购买和使用他人身份证。

《刑法》第二百八十条:伪造、变造、买卖居民身份证、护照、社会保障卡、驾驶证等依法可以用于证明身份的证件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、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,并处罚金;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。

一位公安民警说,真证和假证的用途不一样,其流向也不一样。一般而言,真证的危害性更大,而假证的用途则更广。

一边是有人丢失身份证并遭遇离奇案件;另一边则是身份证公开在市场上随意买卖。这令人不禁要问:众多身份证到底流到了哪里?